宁德新闻网
心中有爱 尚可暖冬 宁德
移动版 福建日报 闽东日报  
中共宁德市委宣传部主管
  民生    政府    福建    往期    国内    国际    我们    原创       旅游    美食    健康    房产    家居    汽车    特搜    社会   
宁德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正文
寻 找 杀 马 特
来 源:网络整理 作者:宁德114 发布时间:2020-08-01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差评(chaping321)


2020年,精神小伙在视频里跳舞,狗粉丝们在微博上狂欢。


自互联网诞生以来,似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个人人喊打,却又在万千骂声中倔强成长的群体。


曾经被网友们冠上“脑残”标签的杀马特同样如此。


十年前,杀马特群体横空出世,却又因为奇观式的造型和土味的语言体系成了网友们讨伐的对象。


当年,越南杀马特造型的HKT组合凭借一首《错错错》的空耳

一度成了全亚洲小有名气的存在


up 主五色石南叶改编的《杀马特遇见洗剪吹》更是火遍全网,这句“洗剪吹洗剪吹吹吹”被传唱至今。


也说不清是从哪个时间节点开始,杀马特们就像班上最讨厌的那个同学,是你挥之不去的阴影,却又在毕业后杳无音讯,穿上大人的衣服,消失在信息的洪流之中。


除了少数几个念旧的、好奇的、无聊的网友问起他们的现状,你在互联网上很难寻觅到他们的踪影。


除了在罗福兴的抖音主页里。


他主页的介绍写着:“审美的自由是一切自由的起点。”



罗福兴是谁?


他是个工厂厂弟、是个理发师,也是“杀马特”这个名词的创始人,曾经管理着容纳上万杀马特的数百个 QQ 群,却又急流勇退的人。


在这个杀马特已经被各路文化蚕食殆尽的今天,他在一家理发店里拍摄自己做杀马特发型的视频。


他视频下的评论毁誉参半,有人说在他的视频里看到了回忆和青春,称他“教主”;有人说他的穿着、发型和剪刀手都好尴尬。


是的,罗福兴的视频,给人一种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荒诞,但也让差评君对他产生浓浓的好奇。


曾经归隐,却又在今年选择复出,是为了圈钱?还是为了找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废话不多说,我们决定直接飞到东莞:和罗福兴当面聊聊,关于他,和他的杀马特故事。




如果你是第一次见到罗福兴,你绝不会相信他和杀马特有任何关系。


和视频中一样的黑色衬衫,扣子刻板得扣到最上边,发型虽然微长,但在这个年代也绝对算是情理之中,也许只有在他袖口露出的纹身中,你才能找到他叛逆的痕迹。


同样,从他说话、抽烟的方式,以及举手投足中,你也看不出他是个 95 年出生的青年。


罗福兴出生在广东梅州的农村,很小的时候和父母一同到过深圳生活,童年的他觉得这是座“遍地是钱的城市”。

原因很简单,四五岁的罗福兴会在父亲做事的地方用磁铁吸旧钉子卖钱,也发现垃圾桶里经常能捡到硬币,一天十几个,成了他童年的重要经济来源。

奶奶去世后,罗福兴被送回了梅州,和外公外婆一同生活,成了一个“留守儿童”,他不适应人烟稀少的农村,因为 这里让他觉得“没有安全感”

因为家里穷,也没有父母和兄长的保护,罗福兴被同学们看不起、欺负,久而久之,他变得讨厌读书,把时间消磨在网吧里。

在网吧里,刚上初中的罗福兴学会了抽烟,他不爱玩《劲舞团》,喜欢更“暴力”一些的游戏,像《 GTA :罪恶都市》:“一输代码就有东西掉下来,好牛逼。”


为了凑够一块钱一小时的网费,罗福兴会去捡瓶子,后来觉得丢脸,就去收集废旧铜线拿去卖,这份收入可以维持他每天上网。


2006 年,罗福兴在网上看到很多国外视觉系摇滚的图片,从百度的相关推荐里看到了日本视觉系摇滚歌手石原贵雅,觉得他的造型很酷,产生了对杀马特的最初印象。


石原贵雅


他很坦诚地说:“这些音乐听不懂,我就是喜欢他的形象。”


罗福兴买来了摩丝,把头发弄得花花绿绿,然后顶着这样的头发去上学,他说同学不会觉得怪异,老师看不见他的发型。


因为个子矮,成绩差,自己被分成那种读不读书无所谓的坏学生,坐在最后一排,没希望了。”




罗福兴说:“从创建杀马特开始,我就已经进入了一个幻觉。”


在接触了视觉系明星之后,罗福兴开始对他们的外观进行彻底的模仿,把图片发到 QQ 空间,并且把“ Smart ”这个词音译,创立了一个叫“杀马特家族”的 QQ 群。


罗福兴在各大贴吧、天涯、猫扑发帖,以“杀马特第一大家族”的名义招人,很快第二个“血魔妖”群也组建起来,并且迅速发展为五六个、七八个,他把这些论坛称为“宣传手段 ”。


在群里,杀马特们大多称他为 “ 老大 ”,但罗福兴更倾向于自己是一个“父亲”的角色,更愿意别人称自己 “ 杀马特教父 ”。


因为很多人会把他当成树洞,跟他讲述分手的忧伤,或者借个两块钱充 Q 币等等。


这些 QQ 群像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在群里,大家每天讨论发型、视觉,恋爱,有时也会举办线下活动,也就是群友们来找他坐一坐,聊聊天,吹吹牛。


群里偶尔会爆发“内部冲突”,往往是因为感情问题,但大多数时间都在面临“外部冲突”,往往源于李毅吧成员的爆吧攻击,不过罗福兴并不在意:“爆吧,赶紧来爆,因为我们的目的就是让更多人知道杀马特,仅仅是让更多人知道杀马特三个字而已。“


群里也有女生追他,但“兔子不吃窝边草”,因为“名声不能在圈子里边臭”,罗福兴一直保持单身。


在杀马特家族最兴盛的时候,各种群的总人数达到了二三十万,那时罗福兴曾经陷入一种幻想,虽然没有想过赚钱,但他觉得自己能靠在杀马特中的威望,获得堪比副国级的权力。


初中毕业后,罗福兴不再上学,而是来到深圳打工,成了一名流水线工人。


深圳的工厂不允许顶着怪异的发型打工,为了进厂,很多从前的杀马特剪掉了头发,罗福兴不愿意剪头发,只能找特别缺人的工厂。


两班倒的工厂生活,让罗福兴感到极度压抑和暴躁,他在胳膊肘上纹了一张蜘蛛网,提醒自己远离这个像美国监狱一样的地方。


工厂重复、机械的生活让他开始看清生活的本质,父亲的不负责任给了他压力,久而久之,罗福兴对杀马特帝国的幻想开始崩塌。


他淡出了QQ群,曾经自己一手创立的杀马特帝国也开始山头林立,杀马特教父被架空,成了江湖上的传说。


“他妈的,什么都不是,上班吧”,他说。




其实,杀马特群体和外界想象得大不相同:他们纹身,身穿铆钉,顶着尖锐放肆的发型,但大部分成员却常常被欺负。


在罗福兴看来,非主流大多是城市孩子们娱乐的产物,而热衷杀马特的却大多是农村和工人群体群体,他觉得杀马特的底色是忧伤的,是一种自我保护的盔甲,是留守儿童、弱者、工厂中无聊机械的人们捍卫自己的武器。


不过,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社会上“反杀情绪”愈演愈烈,像沉重盔甲一样的杀马特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罗福兴原来在街上算过命,算命先生说他在二十二岁前后会遇到一场大事,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的父亲因病去世了。


在父亲去世之后,罗福兴成了家里唯一的顶梁柱,他也无暇顾及管理 QQ 群,靠在工厂和美发店打工为生。


虽然没了杀马特的外形,他也仍坚持说:“我,即是杀马特。”


如今,罗福兴在朋友的一家理发店里做事,为了增加一些收入,平时会拍抖音和直播。


他丝毫不避讳谈论赚钱,前几个月他建了杀马特怀旧群, 10元钱可以进群,慕名找他来做头发的,每人收 50块。


平常每场直播下来,也能靠收礼物赚 200到 600不等,他对未来没什么规划,也不想开自己的理发店,也挺喜欢现在的生活:“想睡就睡,想走就走,想干嘛干嘛。”


罗福兴QQ空间的留言板里有一万多条留言,每年都会有人留下“20XX杀马特不再低调,近几年却没有了。




采访结束之后,罗福兴有个朋友来到他的住处,让他帮忙做发型。


因为一会要去给喜欢的女孩送花,所以他在头上画了一个爱心。


一边做头发,他还在一边直播


我们的同事也自告奋勇,让罗福兴帮忙做一个杀马特造型,他先是用梳子把头发都梳成一缕一缕的,用摩丝和吹风机定型,这样连续操作之后,头发就奇迹般地立起来了。


用他的话讲,就是“支棱起来了”。


跟随着送花小弟的脚步,我们坐车来到了石排公园,一路上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在进入这个公园之后瞬间平静了下来。


因为这个公园里充满了打扮非常自我的人,很少有人会用异样的眼神看你。


送花计划也大成功



因为城市里有很多来自云南和贵州的打工者,一到周末,他们就会穿上“奇装异服”,做起夸张的发型,来公园里三五成群地聊天,放松,旁若无人。


当天色渐暗,罗福兴回家了,我们又跟着他们,来到下一个杀马特们的聚集地:金丰酒吧。


金丰酒吧外景


这里不像是酒吧,更像是一个 80年代的迪厅,入场券只需要 15 元,很多人会穿上发光的轮滑鞋,绕着场地一圈一圈的滑行。


也有人会抱着柱子,伴随着劲爆的音乐上下蹦跳,让不锈钢的地板和整个场所都摇摇晃晃。


但当我们和那些发型最酷,跳舞最嗨的人聊天时,他们又会展现出一种特别腼腆和内向的样子,,反差极大。


也许就像罗福兴说的那样:“我不认为想做违法或者犯罪的事情,会把自己弄的这么浮夸,我认为他只有害怕,才会弄的这么浮夸。


我在他们的口中得知:“ 前几年的金丰酒吧就像是天堂一样”。


每周日,他们会把自己打扮成心中最帅气炸街的模样,在石排公园小聚,然后来到金丰酒吧尽情地嗨上一整晚。


舞曲结束,迪厅散场,摩丝的效果消失,人们一度像圆盘一样支棱的发型,也会不受控制地瘫软下来。


第二天,当周一的太阳升起,昨天狂欢的人们会把头发洗净,再度变成普通人的模样,照常来到工厂上工


这座小城里的杀马特,就会和他们在网上的境遇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微信更改推送规则,点击【在看】【星标】

在每一篇推送里,与新周刊及时相遇


推荐 阅 读


点 击图片即 可 阅 读 全 文


录取率低坑又多,这个考试水太深了


用保守换爱情的年轻人,真是没救了


够了,别再拿杀妻案恐吓女性


屡禁不止的地沟油,还在祸害中国人


撞脸各式豪车的众泰,快把自己撞没了

最恨不得日本沉没的,就是日本人自己


别天真了,没有一个小散能在股市乘风破浪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ningde114.com/view-60571-1.html
(网络编辑:宁德114)
相关新闻

 
 
 
宁德新闻网广告
  最新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投稿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移动版
宁德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020090001 ICP证:0603315124号
福利网 飞艇资讯网 最新更新
Copyright ? 2018 ningde114.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宁德新闻网宁德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站务QQ:1260995099
宁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