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新闻网
心中有爱 尚可暖冬 宁德
移动版 福建日报 闽东日报  
中共宁德市委宣传部主管
  民生    政府    福建    往期    国内    国际    原创    旅游       美食    健康    房产    家居    汽车    特搜    社会    福利   
宁德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正文
忽然,就想去河西走廊了。
来 源:网络整理 作者:宁德114 发布时间:2020-04-26







河西走廊,一直是年少时的一个梦。





01
河西走廊,一场千年的梦。

一直以来,西部都是一个充满怀想的存在。

比如美国的西部,是牛仔的天堂,刀光剑影,所以才有无数故事可以书写。




澳洲的西部海岸,崎岖的岩石,空中的悬崖,蔚蓝的海天一线,印度洋狂野的风吹在你脸上,也让人流连。




但放眼整个星球,最迷人的西部,应该就在亚欧腹地,中国的西部吧。

因为那里曾是世界的中心。




从南至北,从贵州到西藏,,从四川到西北再到新疆……

中国的西部啊,是一首荡气回肠的史诗

广袤至极,绵延万里,穿越时光,诉不完,叹不尽。




我看着地图,回忆过往,思绪每秒钟都在跳跃。

我试图想弄清楚,在这无数迷人的西部世界里,最让人神魂颠倒的是哪里,最能勾起人们旅行冲动的又是哪里。


|神奇的甘肃西部


忽然,一首诗冲进了我的脑海里。

是那位唐朝诗人王之涣吟诵的。

那一年,他去送友人,送到中原与西域的边界处。

想到经此一别,想到友人今后所面临的孤独与苍茫,他不经感慨万千,遂吟出一首流传千古的壮丽诗篇: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从古至今,一首《凉州词》,多少旅人泪。

可是这泪并不是哀伤的泪,更不需任何的同情。

这泪是豪迈的泪,是大步前行、潇潇洒洒、无怨亦无悔的泪。

西北不允许小气的人踏入。任何细腻的人到了西北,也都会变得大气起来。




西北的辽阔与悠远,总能唤起我们心中对自由的渴望

那片天地天生属于苍茫与不羁,它只欢迎真正热爱自由,对那千年往事充满无限想象力的人。




在西北的旅行,情绪永远是如影随形的。

你的情绪游荡在古人的羁旅与辛劳中;

飘散于古人的智慧与慈悲间;

跳跃于那传世文明的一笔一划上。




印象中,古人好像永远在“出塞”

出塞就意味着离家,出塞也意味着开拓。

出塞,就一定要走上那条路。

你一定以为我想说的是丝绸之路吧,但其实我想说的更具体一点。

我想说的,是丝路上的明星,那条全世界最有故事感,最浓墨重彩的走廊——

河西走廊。




忽然,就想去河西走廊了。

是啊,这个世界上,还有哪条走廊,可以媲美我们的河西走廊呢?

千百年来,在这条走廊上,多少故事发生,多少风雨历经,多少名人出走,多少文明扎根。

千百年来,在这条走廊上迸发的传奇和瑰丽,被无数人书写,被无数人铭记。





02
武威,张掖,酒泉,敦煌
缔造河西走廊辉煌的城池

人人都知道河西走廊,这四个字,我们从小就记在了心里。

但河西走廊究竟有什么呢,可能很少有人能说得清吧。

河西的大部分故事,包括甘肃的来源,其实都是来源于「河西四郡」

所以今天,我们想跟大家说点不一样的。

关于丝绸之路,关于河西走廊,更关于河西四郡。




自从2000多年前,一代帝王汉武帝平匈奴,拓疆土之后,本位于汉文化以外的河西四郡,便渐渐归属中原王朝;

成为中原与西域乃至中东沟通来往的重要中转站,也成为许多旅行心中最难忘的羁旅故乡。

武威郡、张掖郡、酒泉郡、敦煌郡,这四个哪一个拎出来,不让人梦回千年?




武威即凉州,《凉州词》的凉州,一脱口而出就怀想感满满的凉州。

你可能不了解武威,但你一定想去一次凉州。




其实就连《凉州词》也不止一首,唐朝另一位诗人王翰也作了一首: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那夜光杯便是产自武威,如今你依旧能一睹它的美丽。

今天的凉州已经没了烽火捷报,只剩缓慢宁静的安逸。

那里的天是钴蓝色的,风里透着点任性,微凉而没有寒意。




这份唐诗中的浪漫与深情
是凉州给你带来的
是河西走廊给你带来的




张掖。

很多人没来张掖之前,以为西北是没有色彩的,只有灰黄的沙,和没有尽头的戈壁。

但只有来过张掖之后,你才会明白,西北的色彩有多么绚烂。

那片丹霞山,颜色会迷乱你的双眼,一座又一座,是望不到尽头的五彩绵延。

爬上高高的栈道,你站在制高点上,站在河西走廊中心,感叹山河无限。




在西北,最美的时分,永远是在黑夜来临时分。

炫彩的日落,一半戈壁,一半彩霞。

荒蛮与华彩融合,同时闯入你的双眼,让你只想狠狠的张开双臂,拥抱这份独属于西北的迷乱。

在这里,连空气都散发着遥远的气息,似乎在争先恐后的,想要对你诉说独属于它们的故事




这份色彩的极致冲撞感
是张掖给你带来的
是河西走廊给你带来的




一路往西走,就来到了嘉峪关,明代的边境,当时的国境至西。

一道边关,带来的是一整个民族的安宁,游牧民族无法再轻易进犯。

烽火台之下,伫立着多少仁人志士,多少中原好男儿的报国之心。

他们为保家卫国付出了多少青春与血汗,让人一想起就涌起深深的感动,血液似乎也随之沸腾。




这份金戈铁马征战沙场的荣誉感
是嘉峪关给你带来的
是河西走廊给你带来的




再往西走,当然就来到了敦煌

写到敦煌,手会有点抖。

因为它的地位太重,它的创伤又太多,它的宝藏太惊艳,它的历史又太曲折。




它是中华文化最瑰丽的宝库之一,波澜壮阔,只一眼便足以铭记终生。

著名学者季羡林,曾把敦煌称「为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四大文化体系的汇流之处」




看洞窟绝对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那是一种极致的沉浸,和极致的专注,那些佛像那些壁画,会带着你不停的穿梭。

穿梭回某个朝代、某个时空,你甚至会看到某位匠人的身影,他正专注于手中的画,神情宁静。

而他一挥手,恢弘的艺术便流传千古。

所以对于莫高窟,很多人会忍不住一去再去。




莫高窟壁画的浪漫,你要安静的凝视很久很久才能明白。

一位敦煌文化狂热爱好者跟我说过,飞天,其实是会动的。

“当我第一次看到第96窟大佛的时候,我真的是生生愣在那儿,被震撼住了。在浩瀚的历史面前,个体真的挺渺小的。”

“我们进到第329窟的时候,她忽然间躺了下来,就躺在洞窟里,仰看着那个会动的藻井。”




这种亦梦亦幻的恍惚感
是敦煌给你带来的
是河西走廊给你带来的




出了洞窟,我们奔向那弯泉水,苍茫沙海与辽阔天地之间的那一潭水。

是的,月牙泉

永远忘不了第一次《月牙泉》时的感动,永远忘不了听完魂都被勾走,然后心心念念要去一次月牙泉的冲动。

“就在天的那边,很远很远,有美丽的月牙泉。它是天的镜子沙漠的眼,星星沐浴的乐园。每当太阳落向西边的山,天边映出月牙泉。每当驼铃声声,掠过耳边,仿佛又回月牙泉。”




如果你有心事,就去月牙泉。

躺在鸣沙山那里,轻轻的,轻轻的把自己的故事告诉那里的天,那里的沙,那里的风。

漫步在山间泉畔,与黄沙微风静坐相对,在清冷和宁静中,品味着最纯粹的孤独。




这份近乎于极致浪漫的孤独
是敦煌给你带来的
是河西走廊给你带来的





03
忽然,就想去河西走廊了。

千年来,河西走廊,这条路上走过了太多的人。

凿空西域的张骞,少年英将霍去病,璀璨敦煌开拓者乐尊、一代旅行家马可波罗……

他们每一个,都让人充满敬意。




是他们的存在,让我们的荒凉大漠“活”了起来,开始流动,开始繁华,让故事永远流传下去。

是他们的存在,才让我们如今,对西北充满心动与向往。

仿佛去那里走一趟,身体的每个细胞,所有的血液,都变得热烈又深沉起来




忽然就想去河西走廊了,想去聆听佛音喃喃,与古人来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

那一年,千古一僧鸠摩罗什,在凉州一待就是一十七年。

他译书弘法,佛学成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为我们西部文化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忽然就想去河西走廊了,想去掬一捧弱水,那是代表着对爱情的专注。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弱水就是黑河,在河西走廊蜿蜒,流到内蒙阿拉善,就成了居延海。

大漠中的汩汩溪流,千年生生不息,难怪被赋予了最扣人心弦的浪漫。




忽然就想去河西走廊了,去寻觅唐诗中的五凉国,去寻觅一份千古怀想。

"马疾飞千里,凫飞向五凉"。

很多年前,活动在河西的前凉,后凉,北凉,南凉,西凉国,在古时是最遥远的存在。

迢迢千里路,悠悠异乡情,因而也勾起更多人的怀想。




有人说:“不见大漠远不到尽头的荒凉,便不见丝路的灵魂。”

如今的河西,故事依然飘荡。

她又空旷又孤寂,又荒凉又充满醉人的魅力,惹的人心痒痒。

走一次河西走廊,从张掖开始,过嘉峪关,出玉门关,最后在敦煌落幕。

起始于城镇,终结于大漠,这1000多公里的西部旅行,便画上了最圆满的句号。




对很多人来说
河西走廊一直都是年少时的一个梦

所以很多时候,什么都不想做
天天梦着,要去大西北浪一浪

所以我也总是会
忽然,又忽然,就想去河西走廊了



-End-

「如果觉得好看,欢迎点一个‘在看’哦」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ningde114.com/view-50114-1.html
(网络编辑:宁德114)
相关新闻

 
 
 
宁德新闻网广告
  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投稿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移动版
宁德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020090001
ICP证:0603315124号
Copyright ? 2018 ningde114.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宁德新闻网宁德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站务QQ:1260995099
宁德新闻网